我的台湾情

全英华人中国统一促进会会长 单 声

2012年10月18日

我第一次到台湾是在1947年底,是陪姨妈、表哥和表弟一起去台湾。表哥是空军军官,解放之前奉命撤退,他本人不能与姨妈同行,所以要我陪姨妈去,我父亲顺便也叫我去看看台湾是不是个好地方。从上海坐船到台湾要两天两夜,台湾海峡风浪大,全船人包括很多飞行员全都晕船,我更呕吐不堪,到达基隆港转台北,我们住在空军供应司令部的宿舍里,条件很简陋,连地板都没有,水泥地,晚上有蛇和老鼠出没。可能是我「赴台报告」写得不够好,父亲决定留居上海。我在台湾呆了半年,1948年春天回上海继续学业。1949年4月23日,上海解放了,我选择出国留学攻读国际公法以求报效祖国。

 

  1967年我迁至伦敦,碰到的都是台胞,他们热情好客,大家融为一炉。我参加了华侨协会,后来又参加了台商会及欧华会,足迹踏遍世界各地,觉得台胞有情有义。记得有一次在南非世界公园看野生动物,旅馆在荒野比较简陋,我正在吃当地早餐,对面一位不认识的台胞看我吃的苦恼的样子,就从包内立刻拿出一包牛肉生力面给我,我当时还真是生平第一次尝到生力面呢,虽然事隔数十年,这份民族情义将永挂我心。

 

  我们与台湾是同宗同文同种同血统的一家人,所以我致力于两岸和平统一工作,相信总有一天,两岸会和平统一,携手共创大中华的辉煌荣光。我们的对手不是台湾同胞,而是藏在后面的美国。两岸和平统一有三个可能性:一是美国放弃台湾,放弃干涉中国内政;二是台湾选出一个和平统一政治人物当地区领导人;三是大陆制定和平统一时间表,在特定时间内达成两岸和平统一。两岸一家亲,是和平统一最基本的元素。我认为,有智慧、有感情的台湾同胞一定会选择和平统一,因为这样对台湾有利,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有什么不好呢?

Please reload